李下斯人。

感谢点进来的你(๑•̀ㅂ•́)و✧
这里夙!最近学业有些重,暂停写文。但是准备开新坑啦!大纲正在写。最晚寒假发文w
邦信/东天/雷安雷/嘉瑞嘉
目前没什么雷的CP。
企鹅号:583350179。
想扩列的小宝贝尽管来w

「雷安雷」I Marry You.③

♡ooc有。
♡前文看空间。
♡幼儿园文笔。

「雷安雷」I Marry You.③
③晚会
        嘈杂的人声与音乐混杂在一起,直往安迷修脑袋里钻,他皱了皱眉头,也没说什么,只是他素来不喜欢这种吵闹地方。
        身着各色礼服的女郎们的目光在看到雷狮进场后全都被吸引过去,有惊异,有爱慕,也有讨好。有些小姐甚至端起酒杯准备去找雷狮搭讪,有的则不动声色,在心里盘算着如何与雷狮发生些根本不会发生的故事。
        还有谁不知道雷氏集团三公子雷狮的名号?不仅长得丰神俊朗,而且学识渊博,最重要的是——那可是雷氏集团所有资产唯一一个合法继承人。
        这雷氏集团现任董事不把继承权交给自己的大儿子,却是给了晚几年出生的三儿子,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或许是觉得自家三儿子更符合自己随心所欲的性格,或许是他家三儿子是真的比前面两个更有能力,或许是想要弥补自己对雷狮母子的愧欠。
       总之,都是猜测,只有那已活不久的老董事才明白原因。
        在进到饭店之后安迷修才发现自己与满屋的正装是那样的格格不入。因为来得急,而且不知道今晚雷狮要参加的是晚会,安迷修根本就没有回去换衣服,况且要是有,他也肯定是火急火燎地来见雷狮。
        在接收到各位宾客异样的目光后,安迷修尴尬地向雷狮身后躲了躲,想要逃避这些灼人的目光。雷狮也没管他,反倒是把安迷修拉得离自己更近了。安迷修心里一惊,想要挣脱却又不想煞了雷狮的面子,只得乖乖地跟着雷狮的脚步。
        于是宾客们看他的目光渐渐带着一点点的好奇和探究,有几个人小声交谈起来。
        “那个跟在雷三少身后的男人是谁啊?”
        “不清楚。”其中一个人摇摇头,“但是看他的三少的亲密程度,啧啧啧,不简单。”
        “那他不会是……”另一个人刻意压低声音吐出剩下的几个字,其他人皆是不可置信,讨论声瞬间高了一倍。
       “不会吧……”
       “我觉得没可能。”
       “万一咱三少就好这一口呢。”
        虽然现场的噪音能盖过几十台音响的乐声,但那些人的讨论内容还是一字不落的被安迷修听了个遍。
        自然,安迷修能听到的,雷狮就没有理由听不到。只见雷狮先是小幅度地勾了勾嘴角,然后扭头看向那人群,目光的狠厉程度绝对能当场杀死一头老虎。
        果然,他们在敏锐地体会到雷狮的不快之后,为了自己的姓名,还是乖乖住了口。
        就在雷狮准备拉着不知所措安迷修继续走时,一位身穿亮粉色拖地长裙的少女拦住了雷狮。少女戏谑地抿了一口手中的香槟,看了一眼他身后的安迷修,露出一个纯良的笑。
        “好久不见,三少爷。”

「雷安雷」续(2)

†ooc有。
†前文看空间。
†幼儿园文笔了解一下。

    待安迷修绕过七扭八歪的街道找到雷狮说的饭店的时候,他罕见的沉默了半晌。

    因为那饭店,实在是太豪华了。

    一座棕色的大楼矗立在安迷修的眼前,而比它矮了半栋楼的白色部分与它没有任何违和感地结为一体。大楼上蓝色的窗户像是镶嵌在土壤里的蓝宝石一般,几许光亮从禁闭的窗户的缝隙中露出,加上蓝色玻璃的映照,竟有种大海深处的朦胧感。很明显,棕色大楼是这座饭店的主体。

    迎宾的小姐们脸上挂着许久未变的笑容,安迷修不由得想她们这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工作,会不会搞成面瘫。

    他呆呆地站在饭店门口,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路了。于是安迷修掏出手机,找到雷狮的电话号码。就在他正准备再向雷狮确认地点的时候,雷狮稍显欠揍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同时一条围巾也悄悄地圈上他的脖子。

    “安迷修,这边。”

    没等安迷修反应过来,雷狮就拉着安迷修的手腕走进了那座奢华至极的饭店。

    安迷修再次讶于自己真的没走错地方。

    门口的迎宾向雷狮鞠了一躬,然后笑盈盈地看着雷狮,好像是在等什么东西。雷狮稍稍颔首表示自己知道,从宽大的风衣里掏出两张制作精巧的帖子交给迎宾。

    那两张帖子金边黑底,正中央分别用鎏金色书写着“雷狮”和“安迷修”这两个名字。

    似乎是张请帖。安迷修凝眉,发现雷狮似乎并不是单纯地来请自己吃饭。“敌不动我不动”向来是安迷修遵循的法则,他沉默地看着迎宾再次向雷狮露出优雅的微笑,将两张请帖放入门旁的箱子中。

    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安迷修少有地警觉起来。刚才被雷狮请他吃饭的消息震昏了头脑,所以并没有注意到这饭店的不寻常。直到这时他才发现饭店半掩着的窗户缝中有什么黑色的东西被灯照得一晃,安迷修稍稍瞪大眼睛——是枪!

    身穿黑色西服的保安不经意间从安迷修身边掠过,带起一阵凉风。这些人身手都不简单,绝对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

    而且雷狮今天……穿的是正装。安迷修有些出神地望着雷狮。西装最能体现男人的身材。深蓝色的西服服帖地靠在雷狮身上,勾勒出他细腰窄腿,平日里胡乱系着的白色头巾也被雷狮换成了黑色,白色使星星变得更加耀眼。

雷狮与迎宾调笑几声,这才慢慢转头看向安迷修。

    “学长不进来么。”

    称呼的突然转变让安迷修缓不过神,他诧异地看着雷狮,同时也发现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安迷修猛地抬头,只看见一把小巧的黑色手枪从窗口抽了回去。

    雷狮这是在保护他。

    不知怎的安迷修突然有些感动,心道雷狮这小兔崽子终于知道报恩了,不枉他在老师面前为雷狮开脱数次。

    “来了。”他定了定神,强压住心中的不适跟着雷狮进入饭店。

【雷安雷】续集。

→OOC有。
→是新年贺文的续篇。
→想看前文戳空间。

    安迷修在挂断电话之后轻轻笑了几声,迈开腿向地铁站走过去。
     因为是新年,地铁站的人明显比往常多了许多。当然,小偷小摸的事也比以往翻了个倍。他随着人流进入地铁,马上就感到一阵压迫从自己胸腔传来——太挤了。
     安迷修在平日里可是称得上是人迹罕至的地铁站里被挤得几乎站不住,他只好努力地挪动步子,企图离开拥挤的人群。不知过了多久,地铁门打开安迷修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为自己再次呼吸到新鲜的空气感到庆幸。
     然后他就惊喜地发现自己的钱包不见了。
     “什么啊……”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应该是在地铁里丢掉的,幸好手机一直被自己紧紧地攥在手里,才不至于和钱包一块儿消失。刚刚的喜悦瞬间被钱包的丢失冲淡了许多,安迷修垂着头走出地铁站,直奔雷狮在电话里说的餐厅而去。
     他现在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幸好今天雷狮请客。”

来宣一波群。
这里是凹凸世界语C审核群!
哦对了审核内容是死亡自戏300+。
↑画重点。
群里的骑士雷德儿想要骑士佩利,吃双犬的那种。
群里的骑士雷狮想要骑士团。
可以扫二维码。
还可以:720281095。
群里有可爱fufu的安哥在等小姐姐。
因为需要佩利所以要打佩利的tag。
占tag致歉。

【雷安雷】新年贺文

·OOC怎么会没有。
·想看雪景,于是就写了下雪。
·幼儿园文笔。
·这是我的第一笔党费。
·安哥和雷总是同学的设定√(安哥是稽查部部长,雷总是老犯事儿的学生)不要问我“问题儿童”是怎么回事hhhh
·双向暗恋——!
·其实我、我想写前传……呜噫噫呜……

    雪花携着冬日的寒冷从天空降落,飘飘悠悠地落在路上行人的身上,然后慢慢地化为晶莹的水滴,像冬天的泪。
    孩子们惊喜地蹦跳着、大叫着,伸出自己带着手套的小手接住冰冷的精灵。
    “哇!你看!它变成水了诶!”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孩把自己的手伸到站在她旁边的男孩眼前,咯咯地笑着。
    安迷修哈出一口热气,然后看着那团白气消散在空中。他搓了搓冻得发红的双手,掏出放在衣兜里的手机,熟练地解开密码,打开通讯录,目光死死地锁在通讯录顶端的名字和它下方的电话号码上。
    雪花一片又一片地贴在亮起的手机屏幕上,显示在屏幕的电量一点又一点地减少,安迷修的快要冻僵手指也一次又一次地点亮暗下去的屏幕。
    可是他依然没有拨通那个号码。
    过了许久,安迷修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关闭了手机屏幕,把它塞回兜里。在雪里被冷风吹了这么久,安迷修的手和手机的温度已经差不多了。于是他在塞手机的同时,把自己冻僵的手也塞了进去。
    感受着手渐渐温暖,安迷修吸了一口气,冷气顺着鼻腔直直传到大脑,使他的头脑清醒了许多。
    该醒醒了,安迷修。他甩了甩头,像是要把脑海里不该存在的想法和身影驱逐出去。该醒醒了。

    忽的一阵手机铃声从兜中传来,安迷修心里一惊,怀着一丝希望慌忙掏出手机来看。
    很好,上帝听见了他的祈祷。
    来电显示上大大的几个字——“问题儿童”,又让安迷修清醒了一会儿的头脑混乱起来。他快速地接通电话,电话那头熟悉的声音在提醒他这不是梦。
    “喂?”雷狮略带沙哑的声音从音响处传到安迷修的耳朵里,“是安迷修吗?”
    怎么会不是。安迷修心里苦笑一声,调整好自己的心情,以最平常的声音回答了雷狮的问题。
    “是,怎么了。”
    “有时间……嗯、出来吃饭吗?”雷狮显然是第一次主动约人吃饭,听着声音就能感到声音的主人的紧张。
    安迷修觉得自己此时像是到了天堂,握着手机的手激动地有些发抖,但是他的声音依旧是以前那样冷静,只有尾音的一些颤抖暴露了他的心情。
    “有,要约我出去吃饭吗?”
    “哟,还真是聪明。来吗?”
    “在哪里?我现在过去。”
    “这么爽快就答应啦?稽查部部长?”
    “闭嘴,问题儿童。”
    “你……!算了,不跟你计较。”

END
新年快乐♡

缄默。

失约。:

谋杀?

千岁予歌:

说吧你们打算什么时候暗算我!【超凶.jpg】

纳米君–疯狂还债中–:

洋葱怕不是要挂科:

戳中痛点.._:(´_`」 ∠):_ …

瞙瞳MOT:

哈哈哈哈哈哈害怕

皮皮梓_绘画修炼中:

啊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犬牙冢:

哈哈哈哈啊哈

瘌爪:

温顾:

你关注我

不点红心

不点蓝手

不评论

你关注我

是他妈的准备

暗算我吗


by温顾的咆哮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

【东天】无题

#实在想不出名字。
#好久没看果宝了,OOC有。
#果宝拟人。
#瞎乱写吧。
1.
    东方求败看着桌上的巧克力,久久回不过神。上面放着一张紫色的便签,便签上用好看的字体写着:“情人节快乐。”没有署名。
    这大概又是哪个公司员工放的吧。东方求败拿起包装精致,看起来价格不菲的巧克力,向垃圾桶那边望了望,像是要扔掉它——但依旧没有扔。
    然后仔细端详起巧克力的包装、牌子、便签以及便签上的字。
    显然是有模仿某人的迹象。东方求败皱皱眉。看字体,是位女性。
    站在门外偷偷观察的女员工看着公司老板拿着一盒巧克力细细端详,没有像以往一样不屑地扔掉,心里开心得不得了。很明显,她就是送出巧克力的人。
    果然人走了就是不一样。女员工暗暗想。
    接着,就在她要走进去,对东方求败说那盒巧克力是谁送的时,那盒被人精心包装过的巧克力就在她眼前,划过一条优美的弧线,最终摔进垃圾桶里。
    “滑稽可笑。”东方求败看向垃圾桶里的巧克力,不知是在说给谁听。
    门外的女员工吓出了一身冷汗。
2.
    去年的情人节,那个人还在,而东方求败收到了自己唯一可以接受的巧克力,这是他对那人最深刻的记忆之一。
    而刹车声、人们的尖叫声、自己惊慌失措的声音、救护车的声音、医院消毒水的气味、那人临走前的样子,也是那记忆之一。
    在医院对他出示死亡证明时,东方求败感觉整个世界都灰暗了,他手里还拿着那人送的巧克力。
    那人不在了。
    总裁大人的秘书因为车祸去世了。不少人觉得马上就会有新秘书,甚至觉得新秘书就是自己。
    他们不知道,总裁大人的心里再也容不下第二个秘书、第二份巧克力。
   

观后感?

大概是看《加勒比海盗5:死无对证》有感..?

刚开始看名字吧...依旧猜不出内容。然而作为杰克死忠粉的我...依然是兴冲冲的去看了。
巴博萨船长依旧是和杰克斗斗嘴,然后并肩作战。
就在结尾之前,我以为在第六部,我还可以看着他们两个的时候,巴博萨死了。
那个陪着杰克走过四季的幽默风趣的海盗,在第五季的时候死了。

“这就是海盗的命,赫克托。”杰克船长低头看向深不见底的海,眼里是藏不住的悲哀。

死无对证——巴博萨船长是卡琳娜父亲的这件事,卡琳娜永远也不会去证实。
但她还是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赫克托·巴博萨。

对于萨拉查,这个曾经在海上的战神,令海盗闻之色变的人物,我最赞同的就是他把杰克称为“小麻雀”。
杰克永远都是这样,无论在什么时候都像是一只小麻雀,蹦蹦跳跳。

杰克——信仰。我喜欢他的性格,乐观,在被船上所有人抛弃时,还能说出:“你们再也不能和杰克船长并肩作战了!”这样的话。

猫花花:

米·智障少女·搞传销的·芈:

#占tag致歉#
#恶性盗文事件#
这个人盗文还有盗图盗了很多人的
目前我知道的有
@今天的小浅絮吃点心了么
@Candy*Bunny
@梦里
@一只鲟鱼耶๑
@初三淡圈的叮铃
@锁小离
@十晰√
@钙片
肯定还有很多人没艾特到
抱歉

如果大家在这个帖子里
看到了认识的作者的文
麻烦大家
告知他们一声

这个人随意搬大家的文和图
没有标明出处 作者 是转载的
还私自授权给其他人让其他人搬文
这个帖子他还要申精
这种人我真的忍不了
请各位
帮忙扩
从自身做起维护喜欢的写手画手的权益
帮忙制裁一下这种行为
真的非常感谢
【鞠躬】

【邦信】无题

*OOC有
* @以君玻璃厂 的梗改编
*感觉自己艾特错了人x
*幼儿园文笔
*肉……再等等……
*《他山》已经买了!!!
*现代
    4月1日,愚人节。
    “重言!要抱抱!”趴在上铺的刘邦嘟着嘴对韩信撒娇。
    “……”韩信抬头看看上铺与地板的距离,一笑,“韩信的怀抱永远为你敞开。”
    “嗨呀——!”
    “噗通——!”
    韩信看着脸着地的刘邦:“阿季,愚人节快乐。”
   
    第二年,4月1日,愚人节。
    刘邦看着眼前的照片,泣不成声。
    “重言……要抱抱……”

    刘邦突然想起有一天,自己问韩信会不会离开自己时,韩信是怎么回答的。
    “我不会离开你的,除非那天是愚人节。”

     结果韩信真的在愚人节离开他了,永远的。